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京新兴医院的博客

如果说您还没有来过北京新兴医院,请您不要放弃治疗不孕不育的希望。

 
 
 

日志

 
 

医托串通“黑医”肆虐北京 专骗外地来京患者  

2011-12-07 13:55:24|  分类: 北京新兴医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医托串通“黑医”肆虐北京 专骗外地来京患者

                                                                                        专骗外地来京患者,有关人士称法律监管的空缺导致难以根治

  

 关注焦点

  

  在乡下,农民得了重病,这是不幸的。更不幸的是,怀揣着一点一点积攒的救命钱,来到首都北京,一心奔着大医院、老专家而来,不料却掉入了医托们早已编好的“黑医网”。

  

  这不,7月10日,为了给女儿治病,来自河北省的农民黄文和妻子陈素平第一次坐火车来到北京,在积水潭医院附近被医托“网”住了,积攒多年的6000元血汗钱几乎被骗了个精光,四处求助无门。接到线索后,记者进行了艰苦的明查暗访,终于揭开了北京医托及“黑医”的冰山一角。经调查发现,“医托”惯用的招术是,先找目标———然后搭讪套取病情———介绍“黑医”———“黑医”看病———卖“药”狂赚。

  

  对于北京医托及“黑医”,卫生、药监、工商、派出所都曾介入调查,但称苦于没有执法依据,医托及“黑医”仍然猖獗……

  

  7月26日,一位撑黄伞的男子走过五棵松地铁口,那里张贴着针对防范医托的提示。

  

  为了给女儿治胳膊,黄文一家人终于到北京了。

  

  今年7月10日上午9时左右,河北承德围场县农民黄文和妻子陈素平第一次坐火车来到北京,怀揣着积攒了多年的6000元钱,领着女儿黄欣蕊一路打听,终于来到积水潭医院附近的小胡同。

  

  随后,让陈素平一家想不到的是,他们却掉进了医托及黑医合伙编成的陷阱。

  

  来京落入医托“连环网”

  

  谈到遭遇医托的经历时,陈素平回忆说,“那天,我们走到积水潭医院附近的小胡同时,从后面跟上来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他们主动上来问我们,是不是在找去积水潭医院的路,还问我们要给谁瞧病,瞧什么病……我一一说了。

  

  他们马上说,‘哎呀,现在去积水潭医院看病根本挂不上号,即使是挂上号,你们也治不起病’。“

  

 接着,这两个人开始热心地向陈介绍一家“不对外营业,只看一些疑难病症患者的研究所”,并称“你们一定要说是熟人介绍去找‘刘教授’的,他是老中医,医术很高,保证花钱少,又给孩子看好病。”

  

  听了这一席话,初到北京的黄文和陈素平说,他们“当时几乎没有想,就相信了”。一名穿衬衣的男子还拿出笔,给写了一张“条子”:朝阳医院对面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兴华公寓603室,光明东方医药研究中心,找刘教授。

  

  陈素平说,拿到“条子”后一家三口高兴地转身往胡同外走,不到百步,迎面又走来两个中年女人,领着一个小女孩儿。“她们主动上来问,是不是孩子病了,去积水潭医院看病?”陈素平说,“我以为她们也是来给孩子看病的,就又说了孩子的病,并拿出‘条子’。一个女人拿着纸条看了一眼,立即抱起小女孩说,‘你们算是找对人了,和我们家孩子是一模一样的病,瞧了很多大医院都治不好,后来吃刘教授开的中药,不到两个月就好了!’”

  

  几分钟后,陈素平一家坐上了抱孩子的妇女“帮忙”拦的出租车。

  

  5180元买来廉价草药

  

  陈素平说,当天,在朝阳医院对面的兴华公寓,人生地不熟的他们很快在保安指点下,找到了侧楼上没有任何研究中心标牌的603室。在出示“条子”、交了50元“健康咨询费”后,一个中年男子把陈素平一家带进里边一间屋子。

  

  “屋子里放着两张桌子,桌前坐着一个穿白大褂的老头,他问我们是谁看病。我详细跟他说,他就往病历本上记。记完了,也没做任何检查,他就给我们开药方,还说,‘这个病我治过好些例,坚持吃我给你们开的中药,一个月就能见效。’”

  

  7月16日,已是第二次来北京退药的陈素平抱着两大袋药说,“我真后悔,当时连药方也没有留下,就糊糊涂涂地交了5180元……

  

  那个老头还跟我说,拿了药赶快坐火车回家。

  

  听着妻子的自责,黄文从旅行包里扯出两包草药,黯然说,“我们乡卫生所的医生和县城药店的人看了这药都摇头,说里面净是枸杞、当归等一些常见的中草药,混着叫不上名的草根和树皮,一服药顶多值三五元钱,所有的药加起来最多值六七百元……”

  

  黄文所说的一服药其实分为三包,第一个纸包比较大,里面掺混着褐色的草枝和片状的树皮;第二个纸包里面是二三十根黄绿色的竹签,凹面绑着一层“干蜈蚣”似的黑皮;第三个是一寸见方的小塑料包,里面装着一小撮灰白色的粉末。

  

  陈素平说,“就是这些药,他们让全部放在一起熬成汁给孩子喝。可我们县医院的医生都说,这粉末叫不上名字,也不知道是啥成分,弄不好会给孩子吃出毛病!”

  

  证据不足退药无门

  

  7月16日一整天,陈素平在北京工作的表弟就表姐一家“求医受骗买到假药”的遭遇,先后向有关部门投诉,但得到的答复几乎一样———医托和假药的问题没有确切证据,难以进行行政执法。

  

  在陈素平夫妇能提供的所有证据中,只有一个写明是“医药健康咨询”的本子记录了黄欣蕊的大概病情;另有一张没有标明金额的“健康咨询”凭单,还有一张收据,上面写着“今收款5080元”,但上面盖的章却显示着“中国药材公司营业部”。

  

  卫生监督和药品监督执法部门后来告诉记者,凭这些证据,根本无法证明是“光明东方医药研究中心”在进行非法行医和非法药品经营。同时,朝阳区卫生监督所综合监督科的贾红武科长介绍说,今年5月份,他们第一次接到群众举报对“光明东方医药研究中心”进行调查时,其负责人出示了由朝阳工商分局审批的在有效期内的“营业执照”,审批的经营范围就是“医疗咨询”。

  

  后来,向多部门投诉均退药不成的陈素平夫妇无奈向媒体求助。

  

  记者暗访

  

  30包“自制药”卖了1650元

  

  记者扮成患者深入调查,“光明东方医药研究中心”非法行医遭查封

  

  接到陈素平一家的投诉后,7月17日下午,记者以其家属身份拿着“条子”,带黄欣蕊去“北京市光明东方医药研究中心”“看病”。

  

  “我们的中药最有效”

  

  在该研究中心,一位头发灰白、穿便装,自称姓常的“西苑医院退休老医生”

  

  收了50元“咨询费”,在询问病情后(没有做任何检查)很有把握地说,“这病是肌肉萎缩无力,我们研制的中药治这个病最有效,我给她开一两个疗程的中药内服,加上你们回家针灸、按摩,保证一个月见效,三个月到半年康复。”

  

  但之后,“常医生”说,星期天药厂不给送药,只给了一个空白的“药方”,并在医师签名处写了“常守礼”三个字,让记者周一再找其开药。

  

  下楼后,兴华公寓门口的保安介绍说,“光明东方医药研究中心”的生意很好,每天都有很多外地病人来看病、开药。

   

  有人盯梢执法车

  

  7月21日上午9:30,记者和陈素平一家再次来到兴华公寓,准备去“光明东方医药研究中心”找“常医生”开药。然而,事先与记者计划一起暗访的朝阳区卫生监督所的执法监督车,刚在兴华公寓前出现,立即被一位中年男子“盯梢”。此男子向执法车里看了两眼,立即转头进入公寓。

  

  绕道与记者会合的朝阳区卫生监督所综合监督科田鹏毅科长摇摇头说,“在门口盯梢的男子是该研究中心的临时负责人廖某。

  

  因为不断有患者投诉,近两个月来,我们已经先后四次对这家‘光明东方医药研究中心’进行突击查处,但每次去,只能找到一些医疗咨询的单子,没有药方和药品,即使他们拿不出行医资格,我们依然无法认定该研究所是非法行医;况且,他们还有进行医疗咨询的工商营业执照,因此我们只能是请其法人到所里协助调查……一来二往,这个研究中心的人倒跟我们执法人员成了熟人,所以廖某刚才老远就认出了我。“

  

  传真“药方”要人送药

  

  当天上午10时左右,记者拿着“常医生”的空白“药方”,顺利地见到了正在给人“看病”的常医生。记者哭诉称“生病的小女孩家里突遭变故,因此耽误了拿药的日期”。见此,“常医生”和另一位“王医生”给记者开了两张“药方”,一张密密麻麻写着十几味中草药的药名及药量;另一张上则只写了一种药———灵芝虫草壮骨散。

  

  “王医生”告诉记者,“这‘灵芝虫草壮骨散’是我们研究所独家研制的贵重药品,有神奇疗效。”记者以自己带的钱不够为由,开了一个月疗程的30包“灵芝虫草壮骨散”。

  

  拿到药方后,记者问去哪儿划价,“王医生”说,“不用划价了,一包55元,一共30包,1650元,从药厂送货要交2%的手续费,再加33元,一共是1683元。”

  

  记者希望给开张发票,这位“王医生”有点不耐烦了,说“开张收据是一样的,盖的是中国药材公司营业部的章,肯定不会错。”

  

  经记者再三追问,“王医生”只说药是由“燕柏制药厂”生产的,“是光明东方医药研究中心的合作单位”。记者又问,“药厂是不是就在附近?”王一听便厉声问,“你不是给亲戚买药吗?问这么多干吗?”

  

  记者拿出钱后,被“王医生”引进靠近门口的一家大屋子,里面有两张沙发,已经坐满了两拨等候拿药的人。

  

  此时,一位“王主任”正用一个简易计算器负责收药方和患者递上来的钱。把钱塞进桌下一个抽屉后,“王主任”把患者安排到一旁等候,然后用旁边的传真电话拨通一个号码,问“是药厂吧,快点再送服药过来”,随即把药方传真过去。传真好的药方都压在传真电话下,“王主任”拒绝把药方还给患者,称“我们要留个底”。

  

  记者看到,每一张药方右上角,都写着“同意,不开发票”,下面有患者或家属的签名。

  

  送药男孩趁乱消失

  

  当天上午11时40分,在门口收咨询费的小姑娘提进来两个旅行袋和一个黑塑料袋。“王主任”拉开旅行包看了一下,随即向旁边一位据称来自重庆的驼背女子及其老父亲叫道,“要赶车的!

  

  你们的药来了!是交3550块钱的吧?快来拿。“

  

  然后,“王主任”又从黑塑料袋里掏出一个纸包,对记者说,“你的药就这些了,自己装吧。”记者上前打开纸包看到,里面就是所谓的“灵芝虫草壮骨散”,一堆小塑料袋里包装的灰白色粉末,与陈素平夫妇出示的第三种药一模一样。

  

  就在“王主任”为大家发药时,接到记者暗号通知的卫生、药品监督人员推开门,当场收缴了压在传真电话下的一沓药方和刚刚送到的另一批药品,扣留了正在为患者“看病开药”的刘教授、常医生、王医生,以及临时负责人廖某。

  

  但送药者———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已趁混乱在患者间消失了。

 

相关新闻:

 

          ·如何打假“骗人”医院

 

           · 谨防医托-医托骗术骗局揭密(图)

 

           · 敬告广大患者及家属书

 

           · 北京新兴医院严正声明

 

 

 

 

 

来源:北京新兴医院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